第二章海妖赛伦(14/115)
船向前持续航行,渐渐的,远处岛屿的形状清晰起来,四周的空间中也开始弥漫起一层薄薄的雾气,据说,这就意味着进入了迷音岛的海域。琉璃不禁向着月灵的方向靠了靠,紧张而小声的问:“少爷,我们是不是现在把耳朵塞上?“迷人魂魄,好像很可怕耶。“不急。“月灵安然的说道,似乎很笃定的样子,凑到了琉璃的耳畔一阵私语,只见小侍女的眼睛一亮,放松了下来。一旁文森向主仆投过来的眼光,因此多了一抹深思。然后,月灵恢复平常声音大小,对众人说:“我们先随着大船尽量靠近岛屿,然后再自行过去,大家说如何?“风歧、风岈和文森一同点了点头。岛越来越近,雾越来越浓,从原本的薄薄一层渐渐变成了浓郁一片,几人的眉间发丝都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,渐渐的,他们开始看不清彼此近在咫尺的容颜。琉璃的手指下意识收紧,攥住了月灵的衣襟,月灵伸出手来安抚的拍了拍。不知为何,大家都没有说话,任凭沉默在空间中流淌。然后,歌声就响了起来。远远的,模糊的,柔媚的歌声,一点一滴从大雾之中传来。听不清歌词,那似乎只是一种旋律,亲切动听,就好像一个亲人、情人、挚友在动情的呼唤着你,让人不禁要追随而去。那一个又一个优美的音符,似乎能够从每一个毛孔渗透进来,直接到达你的心灵……小船上的几人都低沉着脸色,没有露出半分迷醉的神采,但是上方的大船上已经开始传来被捆绑的人的挣扎和嘶吼声。果然没错,这种音波的攻击并不只是塞上耳朵就可以抵抗的……月灵淡淡的想着,将心神沉浸在宁静之中,曾经在恶梦森林中遭遇过类似攻击的她,很有经验。计算着远处岛屿的位置,片刻之后,她开口:“动手。“随着她的话音,风歧手起剑落,缆绳断开,小船脱离了控制,晃晃悠悠的飘向远方。距离越来越近,歌声来的就更柔更美,带着不可抗拒的魔魅。豆大的汗水,从月灵白晰的额头蜿蜒下来,滴进了衣领。“小灵,小灵……“这个呼唤好熟悉,好亲密,记忆中,只有母亲才会这样叫自己的名。对了,这分明就是母亲的声音。“母亲……“月灵喃喃的说着,平静的心灵被破开了一条缝隙,歌声蜂拥而来,充斥了她整座心湖。柔软、甜蜜、安详,这是天堂一般的感觉,温柔的呼唤,浇灌着她多年渴望亲情的心灵。她不要失去,不要再次失去,就算是虚假,也请让她沉沦。“少爷!“琉璃惊惶的抱住竟要跳入海中的主人预测推荐,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预测推荐,而出奇的预测推荐,她居然没有受到魔音的干扰。对面三位男性合眼而坐,都露出了辛苦的模样,因而谁也没有办法上前帮她一把,小侍女就快要抓不住人了。“啊,少爷之前说的就是这个时候了吧……“琉璃突然间想起了什么,困难的伸手入怀,掏出一块橘红的晶石,同时不忘更加死命的扯住月灵,生怕一不留神,让她最敬爱的公主殿下葬身海底。“来自远古的传承,湮灭在时间的河流,神说,私密是一种权利,神圣不可侵犯,以吾琉璃之名,召唤神圣之香,名曰“失音“。“橘红色的烟丝,道道从她的掌中散发,渐渐在四周形成一个球形护壁,将整艘小船都包围其中。男人们突然感到心头一松,纷纷睁开眼睛,恰好看到站起在船上的月灵缓缓向前栽去,前方,正是大海。“快!“一手保持着结界的琉璃,完全拉不住那个倾倒的身躯,连忙大叫。风岈窜了过来,伸手拉住月灵的骼膊向回一带,便让她落回了船上,此刻,另一端的风歧,停顿了起身的动作,再度坐了回去。而文森,则默默把一切看在眼中。“月月……“风岈张口,却发现自己居然发不出声音,当下吃了一惊。月灵终于在此刻醒来,张开濡湿的双眼,原来虚假毕竟还是虚假,再美好也留不住。“月月,你没事吧?“风岈比手画脚的想要表达明白,落在他人眼中,却好像一只搞笑的猴子。文森嘲笑的推了推眼镜,沾水在船底上写道:“别理他,正犯猴子病呢。“大家相顾莞尔,风岈看去,却差点气破肚皮,聪明绝顶的他怎么会忘了有写字这招,真是不可原谅。正当王子殿下在那边自怨自艾的时候,文森继续写道:“为什么现在发不出声音?“月灵转头看去,琉璃正端坐一旁,双目合拢,专心致志维护着结界,她回头写道:“因为琉璃布下的这个隔音结界,可以吸收里外所有的声音。“这样的隔音结界着实稀奇,难怪可以抵御海妖的魔音。男人们不约而同望了那个娇俏的少女一眼,没想到这个胆小的女孩居然有这么大的能力。御香师,这个古老传承的职业在这片大陆上应该剩下几人了,在绮丽城樱花盛开的时候,文森就注意到了,就他所知,就有一则关于御香师的消息……文森深深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年轻公子,似乎在证实自己的猜测。月灵却全然没有发现投注在她身上的探索目光。正当船上几人笔谈热烈时,迷濛的橘红结界外,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雾水越来越浓, 河南快3谁也没有发现一道黑影, 河南快3走势图狠狠袭来。“唔……呕……“端坐的琉璃突然呕出一口鲜血, 河南快3开奖网四周的结界刹那烟消云散,小侍女睁开眼,痛苦的挤出“危险“二字。剧变忽生!墨色的剑光疾驰而来,风歧戴着银色面具的脸孔透出森然的杀气,风岈发出一声惊喘,“大哥,你干什么?!“月灵抬头发现,剑光的来势,赫然瞄准了她的咽喉。她刚要闪躲,却望进了那双淡金的眼瞳,忧伤,还是那样深重的忧伤,和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一样。于是,她楞住了,没有动,任凭冰凉的剑锋擦过她的脖颈,削落了几根青丝。“呀啊……“尖锐刺耳的惨叫传来,月灵感到背后一热,伸手抹去,竟是一片鲜红。霍然回头,看见的却是一道巨大的黑影,匆匆隐没在浓稠的白雾中。“大哥,你吓死我了!麻烦你下次打声招呼,别一声不吭的拔剑就砍。“风岈扶在一旁大喘着气,这次,他可真是被吓到了。“谢谢。“月灵回过神来,连忙开口。风歧收回爱剑,看了她一眼,说:“不用客气,没事就好。“文森却在此刻提出了疑问,“刚刚那是什么?““海妖吧。“风岈随口说着,忽然叫了起来,“不会那个就是人鱼吧?““不会。人鱼的血是透明的。“文森一口驳回,从风歧的剑尖上取下一片鳞片,闪烁着宝蓝色的光泽。他难得皱了皱眉,提示的说:“这么久你们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?“安静,是前所未有的安静,白雾环绕中,原本动人心魄的歌声不知何时消失不见,留下来的,是这一片让他们感到了“风暴“将起的宁静。风岈的手中跳出短剑,文森银色腰带也恢复了软剑的形态,月灵环住琉璃虚弱的身躯,指尖隐隐散发出奇异的光辉。大雾之中,他们唯一能做的是侧耳倾听。“哗,哗……“那是海浪波动的声音,一阵一阵涌来,带来大海的韵律。风歧闭上眼,全力把扩张着感知,很快,他发现了一个奇特的气息,正在渐渐靠近。“森--“风歧向前一扑,恰好避开身后的袭击,得到提醒的文森立刻抬剑挑去。“锵!“出乎意料的,传来碰撞的声音,文森感到他似乎斩到了金石。附近的白雾被带起的剑风吹散,露出了一只宝蓝色的手爪,三指狰狞,密密的覆盖着鳞片,估计这也是能够阻挡文森攻击的原因。他叹了一口气,毕竟他的宝剑比不得风歧的神兵犀利。手爪的主人似乎也注意到这点,向前一抓,预测推荐似乎想要夺取文森的兵器。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“文森嘴角满是轻蔑。他手腕一翻,劲道一转,由刚变柔,原本笔直的长剑立刻软若灵蛇,飞快的卷上了那只扑来的手爪,细心看去,每一圈的刃口都恰好抵住了鳞片的接口。随即文森用力一抽,刹那,片片宝蓝的鳞片如雪片般剥落下来,只余一只血肉模糊的手爪在半空中颤抖。顷刻,一声凄吼惊天动地……同情心过剩的琉璃不免心中一阵惨呼,可怜的海妖!风岈正想乘胜追击,然而大雾阻挡了他的行动,黑影连同手爪,刹那消失了踪影。他想,等待对方的攻击而还击,太被动了,不禁喃喃的自语:“要是有风就好了。“风,没错,只要有了风,大雾就会散去。月灵眼神一亮,反应过来,伸出右手,吟唱:“从黄泉而来的使者,带来亡灵的气息,回应吾的呼唤,显现世间身形……“伴随着她的咒语,丝丝灰白的烟气从食指的指甲中渺渺升起,在空中凝聚,显现身形,正是许久没有出现过的白鸦--猎。“我需要风。“月灵轻声诉说了她的请求,白鸦点点头,双翼伸展,向着天空飞去。它化形后的碧色双瞳,发出金色的光辉,每扇动一次翅膀,躯体就涨大几分,最后,到达高空之时,它的两翼居然达到了数丈之长,分外惊人。然后,风起了。微风、轻风、大风、狂风、暴风……阵阵空气的波动泛滥开来,以白鸦为中心,席卷了方圆百里的世界,大雾仿若轻纱薄绸,被道道疾风撕扯的寸寸碎裂,消失不见。此时,再抬眼望去,世界一片清朗,弯月形状的迷音岛,原来就在不远处的前方。“小心!“一声高喝,这一次,风岈抢先跃起,手中短剑暴涨几尺,一剑斩向白鸦身后的巨大黑影。白鸦闻声,浑身一抖,巨大的身躯骤然一缩,眨眼恢复了正常大小,恰好避过了头顶的一击。风岈的剑光正在此时赶到!不过,几次吃亏的黑影,再也不肯和剑刃正面对抗,飞快一收,避开了攻击。风岈并不落下,索性使用漂浮术,浮在半空之中,好整以暇的打量对面这个终于现形的敌手。海面之上,显现的躯体足有十几米高,它有着人类女性的半身,暗绿海藻一般的长发,和一张妖艳美丽的脸庞。交叉在赤裸丰润的乳房前方的,却是一双伤痕累累的蓝色鳞爪。蛇形的下身一路蜿蜒入海,在小腹的位置上,可以看见一道清晰的剑痕,那是风歧最初的杰作。这就是盘踞迷音岛、吞噬无数船只与人类的海妖的真面目。“哇,这就是海妖啊……“琉璃虚弱的靠在月灵身上,感叹不已。白鸦猎,飞落下来,停在月灵的肩头,听到了小侍女的话语,抬头望了望,发出了不屑的鸣叫。“小猎,知道你厉害。“月灵笑笑抚过它的白羽,明白来自地界的它,必然有着大能耐,可却因为她这个主人,发挥不出全部的力量……月灵收紧了手掌,在掌心留下印痕。海妖狠狠的瞪了过来,半空中的风岈颇有兴致,上下打量一番,评论说:“居然长了张漂亮脸,有意思,可惜那双爪子太丑……““吱呜……“就算是它听不懂人言,也从对面小人评头论足的姿态上,感受到对自己的嘲笑。海妖大怒。它腰身一摆,掀起惊涛骇浪,海面上的小船刹那岌岌可危。一阵暗涌的大力袭来,小船发出一声巨响,船上的乘客们对视一眼,一同大叫,“不妙!“一只尖若利刃的蛇尾破船而出,直直袭向匆匆飞起的诸人。风歧、文森同时出剑,搁挡它的袭击。风岈一剑削平面前的海浪,回头问:“大哥,月月,你们还好……不!月月!“问话突然变成了尖叫,从他的方位看去,恰好目睹了揽着琉璃的月灵背后,升起一个巨大的黑影!绿发如蛇,刹那将来不及反应的主仆捆了一个结实,它巨大的头颅瞬间迫近,双目眦裂,一张大嘴咧到耳根,露出无数尖齿利牙,一张美艳的容颜霎时变成了夜叉,此刻的她像足了远古神话中的美杜沙。扑面而来的腥气,在第一时刻就把鼻子敏感的琉璃熏的晕了过去,月灵冷冷的盯着咬来的大嘴,指尖一道蓝光向下没入海中。远处的风岈伸手一甩,一道红芒如疾风劲箭,出奇的,海妖并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,任凭它穿透了眉心,重新回到了风岈的手中。“啊--“海妖最后的死亡并没有发出凄厉的惨嚎,它狰狞的面容竟在瞬间恢复了美丽,它檀口轻张,那一声的旋律清灵凄冷,将绝望的伤悲带入云霄。发丝从月灵、琉璃的身上滑落,随着海妖巨大的身躯缓缓的沉入了海中。琉璃醒来,双眼迷濛,望着下方渐渐没去的美丽容颜,不经意也感染上了悲伤。一道红光从海水中飞起,来到月灵的面前,她伸手,一片火红的鳞片落在了掌心。这是什么?月灵十分好奇。风岈飞到近前,慌忙问:“月月,你们没事吧?““岈少爷,你把它杀了……“琉璃嘟起嘴,一脸不满。风岈不解,说:“是我杀了啊,我可是救了你一命耶。“他摸了摸下巴,回想说:“嗯,不过刚才有点奇怪,它居然不躲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月月,你知道吗?“月灵沉静的笑了笑,说:“不知道。“风岈却突然恍然大悟状,“对了,它是自杀,自杀,琉璃妹妹,这样你就可以不怪我了吧?““哼,谁信你。“被海妖最后的形象感动的小侍女同情之余,对于面前的“凶手“就是摆不出好脸色。“琉璃,不许没礼貌。“月灵声音一沉。小侍女吐吐舌头,连忙道歉,“岈少爷,对不起。““好了好了,海妖也死了,话也说的差不多了,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上路了?“文森飞过来,打断了他们的“闲话家常“。月灵开口应和,“嗯,我们走吧。“经过这一连串的打岔,月灵随手把鳞片放入怀中。她手指一比,肩头的白鸦飞起,再次身形一展,显现巨型的躯体,月灵扶着琉璃一起,安坐在它的背上。不会漂浮术和风行术的琉璃,终于有了安全感。“哎,这个和我家的琦琦很像嘛……“风岈感叹着,凑了过来。白鸦突然向旁一闪,硬是不让他碰到自己。月灵连忙开口:“抱歉,小猎不喜欢生人碰到。“生人?我?风岈指了指自己,自嘲的笑笑,只好老实的转过身形,追向前方的兄长和文森。在他视线移开的刹那,一道蓝光从海中射出,没入了月灵的指甲中。深远的海底,海妖下沉躯体的半身,满是冰霜的结晶……月灵拍了拍白鸦羽毛,说:“走吧。“猎优雅的舒展羽翼,飞向前方。迷音岛正在不远处,散发着神秘的气息,隐隐召唤。同一时刻,安平号终于驶离了迷音岛范围的海域,一一解除束缚的众人,纷纷跑到后方看去,却只看到,半截绳子空荡荡的在船舷下方摇晃。“果然,唉,又是一群送命的……“船长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惋惜,但是身旁的小海却不这么想:英雄们一定会回来,一定!

,,贵州快3走势图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云南快乐十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